中國是全球第一製造業大國,且中國製造業的發展已到了向製造服務業延伸發展的階段。目前,對中國的製造業巨頭來說,要縮小與國際競爭對手的差距,就要有意識地從製造業向現代製造服務業轉型。
      《經濟日報》近日將連續報道國內外製造服務業的典型案例和經驗,敬請讀者關註。
      目前,中國製造業產值占全球製造業總值的19.9%,成為全球第一製造業大國。但從製造業水平來看,中國還需要加大力度改造升級。一批長期從事製造業相關領域研究的專家學者呼籲,要破解發展困局,不僅要在“製造”上花力氣,還要在“服務”上動腦筋,服務將助力中國製造業轉型升級。
      “在人們的傳統概念中,製造業和服務業是相互獨立的。但隨著經濟的不斷發展,現代製造業已不再是傳統的製造業,現代服務業也不再是傳統的服務業。製造業和服務業間正在越來越多地互動,兩者正變得越來越呈現出相互依存、相互影響、相互支持的關係。”中國工程院院士汪應洛教授介紹說,“服務逐漸滲透到生產環節的各個領域,製造業日益變得‘服務密集’,任何製造產品的生產都會融入越來越多的服務作為中間投入要素,製造已向服務化發展。”
      西安交大的孫林岩教授認為,服務型製造擺脫了傳統製造的低技術含量、低附加值的形象,使其具有和以往各類製造方式顯著不同的特點:在價值實現上,強調由傳統的產品製造為核心,向提供具有豐富服務內涵的產品和依托產品的服務轉變,直至為顧客提供整體解決方案;在作業方式上,由以產品為核心轉向以人為中心,強調客戶、作業者的認知和知識融合,通過有效挖掘服務製造鏈上的需求,實現個性化生產和服務;在組織模式上,主動參與到服務型製造網絡的協作活動中;在運作模式上,強調主動性服務,主動將顧客引入產品製造、應用服務過程,主動發現顧客需求,展開針對性服務。
      製造服務業不是製造業的簡單延伸,而是製造業的發展,其發展趨勢是製造服務業的產業化。安邦智庫提出,從製造業向製造服務業發展是產業規律,製造業的發展也遵從“微笑曲線”定律——製造業的高價值部分在產業鏈條的兩頭:前端是研發、設計和創新,後端是製造服務,中間的製造部分增值越來越低。數百年來,以產品為中心的製造業正在向服務增值延伸,製造業的結構也從以產品為中心邁向以提供產品和增值服務為中心,這是製造業的歷史性發展和進步。
      根據安邦智庫提供的跨國製造企業案例,羅爾斯·羅伊斯公司是全球最大的航空發動機製造商。作為波音、空客等飛機製造企業的供貨商,羅爾斯·羅伊斯公司並不直接向它們出售發動機,而是以“租用服務時間”的形式出售,並承諾在對方的租用時間段內,承擔一切保養、維修和服務。近年來,羅爾斯·羅伊斯公司又改變運營模式,擴展發動機維護、發動機租賃和發動機數據分析管理等服務,通過服務合同綁定用戶,增加了服務型收入。2007年,其服務收入達到公司總收入的53.7%。
      武漢理工大學SMC氣動技術中心副主任胥軍指出,近年來,定製化生產日益成為服務製造業的典型方式之一。美國愛默生工程公司、西格瑪電氣公司等大型跨國公司的產業目錄中,有8000多種產品,並且能以100件的最小批量進行生產,以滿足客戶對產品定製的要求。要實施這樣的生產製造方式,就需要採用服務型製造業模式,建立海外製造基地或業務流程外包,以降低成本、提升價值鏈、增強產業競爭力。因此,製造服務業的一個重要模式是業務流程外包。
      製造服務業的能量到底有多大?中國工程院院士盧秉恆做過一個統計,全球500強企業共涉足51個行業,其中28個屬於服務業。從數量上來看,有56%的公司在從事服務業,更有兩成的跨國製造業企業的服務收入超過總收入的50%。據瞭解,在發達國家普遍存在兩個“70%現象”,即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的70%,製造服務業占整個服務業比重的70%。
      而在我國,服務業增加值占GDP比重和製造服務業在服務業中所占比例均不高。根據中國社科院財政與貿易經濟研究所研究員裴長洪估算,目前我國金融與保險、信息傳輸、計算機服務和軟件、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等新興服務業只占服務業總增加值的20%左右。如果不迎頭趕上,中國將在新一輪產業競爭中處於劣勢。
      對中國的製造業巨頭來說,要縮小與國際競爭對手的差距,從製造業向現代製造服務業轉型是根本途徑。要實現這種轉型,涉及產業鏈延伸、業務結構調整、人員隊伍調整、資源配置調整、技術重心調整、管理模式調整、強化標準管理等多個方面的複雜系統轉型。中國製造業企業需要有意識地參與到這個進程中來,主動完成轉型和升級。 (記者 李予陽)  (原標題:提升“中國製造” 還須“服務”給力)
創作者介紹

bf01bfmlk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