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小康
  河北泊頭市侯落鴨村村民鄭潮軍因用鐵鎬打死村主任侯志強,以故意殺人罪被判刑8年。而96名村民於今年聯名上書河北省高級人民法院,要求釋放鄭潮軍。理由是,侯志強主動到鄭家尋釁滋事,鄭是正當防衛。侯落鴨村村民,包括侯志強曾經的同伴都說:“侯志強是個惡人,我們都怕他。”(7月13日《新京報》)
  堂堂一村主任,被村民用暴力打死,不但無人同情,反而引來其他村民聯名上書法院,希望輕判殺人者,此番情景確實令人唏噓。誠然,以暴制暴絕非解決矛盾的良方,但在這起事件背後,值得深思的是,在廣袤的鄉村,基層治理如何進入更為良性的軌道?
  在侯落鴨村的治理圖景里,侯志強依靠赤裸裸的暴力、威脅,輕鬆當上了村主任,村民們在這幾年時間里,即便遭遇人身財產侵犯也一直保持沉默,公道正義的失衡令人痛心。這背後,有很多問題值得追問。一個德行不佳、拿打人當家常便飯的人,何以能把持一村大權?侯志強橫行鄉裡,魚肉村民,背後到底是誰在給他撐腰?
  事實上,像侯志強這樣的“村霸”魚肉一方的現象並不少見。原北京市密雲縣河南寨鎮平頭村村委會主任王曉雷,因盜採砂石、雇用打手、霸占村道強收過路費被稱為“黑老大”,個人累計的涉黑資產達數千萬元;而前不久,廣州市出動700名特警,打掉了一個黑社會性質犯罪團夥,團夥“老大”馮某同時也是廣州市白雲區的一名村委會主任。馮某利用村官身份在當地大肆收取保護費、控制賭場放高利貸、插足建築工程,從中牟利。
  日前,中組部印發通知,要求各級黨組織把加強基層黨組織建設作為第二批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中整改落實的重要任務。其中,要求開展整治村、社區等基層幹部違法違紀行為專項行動,特別要集中力量查處群眾反映強烈的涉黑涉惡案件。這樣的查處行動值得期待。  (原標題:“村霸”之死凸顯鄉村治理之傷)
創作者介紹

bf01bfmlk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